• 梁洛施申请撤销英皇指控英皇表示由律师处理 不要轻易放弃。学习成长的路上,我们长路漫漫,只因学无止境。


     相关泌尿及男性生殖系外科学论文 肾移植受者外周血淋巴细胞嵌合体检测及 游离包皮内板尿道成形的实验研究 肾移植受者外周血细胞粘附分子的变化及 肾移植术后内皮素在血、尿及移植肾内免 肾移植前后红细胞生成素受体基因表达的 细胞因子基因型与肾移植关系的实验和临 人类白细胞抗原交叉反应组配型在临床肾 2剂Zenapax预防肾移植术后急性排斥反应 草药S,丹参对抗大鼠移植肾慢性排斥实 腺病毒介导CTLA4Ig基因转染联合供者特 胰肾联合移植动物实验与临床研究 全去带乙状结肠新膀胱术术后评估及新膀 PTA1(CD226)与肾移植患者急性排斥反 兔同种异体原位肾脏移植早期HSP70表达 腹腔镜下肾部分切除术的动物实验及临床 前列腺电切术对勃起功能影响程度的研究 【中文摘要】缺血再灌注损伤(IRI)是指缺血组织或器官重获血流灌注或氧供后,对组织和器官所产生的损伤作用,涉及氧自由基的产生,中性粒细胞损伤区浸润等多重病理生理改变,机制十分复杂目前已经证实的有:细胞膜损伤、细胞内钙增加、高能磷酸酯的耗竭,线粒体失功,渗透压改变,细胞内pH下降及氧自由基的生成等,均可引起细胞的凋亡和坏死,是损伤细胞的典型改变。IRI作为一个主要的非抗原依赖性因素,严重时可以直接引起移植物功能延迟恢复(DGF),也可以与抗原依赖性因素协同作用,导致移植物急性排斥反应(AR)的发生。DGF和AR是肾移植术后较常见的并发症,且两者之间相互影响,是影响移植肾长期存活率的主要因素。因此如果能够早期诊断移植术后AR和DGF,临床就能及时进行干预治疗,对于提高移植肾长期存活率是有很大帮助的,但是目前还没有一种能够早期、准确诊断AR和DGF的方法。目前临床上主要的诊断手段是血肌酐的检测和肾活检。血肌酐受到的影响因素较多,作为诊断AR和DGF的指标其敏感度和特异度均不高。肾活检虽然是目前肾脏病诊断的金标准,但是肾活检是一项有创诊断技术,病理诊断存在局限性,这就需要其它的无创指标,来做出明确的诊断。急性肾损伤(AKI)是临床发病率和病死率较高的一种疾病。尽管在过去的50年里,支持治疗有了明显的改善,但是与AKI相关的发病率和病死率仍然没有明显的下降。由于实验技术方法的革新,如蛋白组学和基因组学应用于人类和动物AKI的模型中,发现了几个可以作为检测AKI的指标包括:中性粒细胞明胶酶相关载脂蛋白(NGAL)、半胱氨酸蛋白酶抑制物C(Cystatin C)、肾损伤分子-1(KIM-1)、白介素-18(IL-18)和钠氢交换体-3(NHE-3)。但是这些指标在肾移植的实验报道较少,所以近年来弓I起了移植领域的关注。[目的]探讨肾移植术后受者第一天尿液中IL-18和NGAL浓度值是否对术后移植肾肾功能延迟恢复及急性排斥有预测作用。[方法]自2006.11.23至2007.12.01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肾脏病中心共行肾移植手术138例,实验样本选取术后留有第一天尿标本的肾移植受者52例和健康对照组(活体肾移植供者)8例。留取肾移植受者术后第1天清晨尿液和健康对照者(即活体供者术前1天)的尿液,应用ELISA方法测定尿液中IL-18与NGAL浓度。参考术后尿肌酐值、病理穿刺结果及临床情况将病人分为五组:1,尸体肾移植肾功能即刻恢复组(28例):尸体供肾受体,术后7天内,血肌酐值水平恢复正常(<132umol/L),未发现排异、感染、梗阻等术后并发症。2,活体肾移植肾功能即刻恢复组(12例):活体供肾受体,术后7天内,血肌酐值水平恢复正常(<132umol/L),未发现排异、感染、梗阻等术后并发症。3,移植肾功能延迟恢复组(5例):肾移植术后7天内需要血液透析治疗,或虽然未恢复血透,但术后第7天血清肌酐值仍大于400μmol/L,排除排斥、非肾功能(如高容量、高血钾等)等因素影响的病人。4,早期排斥组(7例):肾移植术后7天内临床或病理诊断排斥。5,健康对照组(8例):活体肾移植供者,作为健康对照。分组是在对尿液中的IL-18和NGAL的浓度进行检测后进行的,避免主观因素造成的影响,各组间进行比较。[结果]1,各组病人临床基本资料:性别组成、原发疾病、术后免疫抑制方案均无统计学差异,活体肾移植即刻恢复组冷缺血时间短、年龄小,较其他各组病人有统计学差异(P<0.05),其他各组病人间的冷缺血时间、年龄无统计学差异。2,移植肾功能延迟恢复组与尸体肾移植肾功能即刻恢复组在术后的第一天的GFR、血肌酐以及第一天尿液中NGAL和IL-18的浓度有统计学差异(P<0.05)。3,移植肾功能延迟恢复组与早期排斥组在术后第一天尿液中NGAL和IL-18的浓度有显著的统计学差异(P<0.0005)。4,尸体肾移植肾功能即刻恢复组与早期排斥组在术后第一天血肌酐(P<0.05)以及尿液中NGAL和IL-18的浓度有显著统计学差异,(P<0.0005)。5,尸体肾移植肾功能即刻恢复组与活体肾移植肾功能即刻恢复组在冷缺血时间、热缺血时间以及术后第一天血肌酐、肾小球滤过率、尿液中的NGAL和IL-18浓度有显著统计学差异,(P<0.05)。6,除正常对照组与活体肾移植组术后第一天尿液中IL-18浓度无统计学差异外(P>0.05),与其他各组在术后第一天尿液中的NGAL和IL-18浓度有显著统计学差异(P<0.05)。[结论]1.NGAL和IL-18对于预测肾移植术后DGF和AR的发生有一定的作用,敏感性和特异性也较好,可以作为临床诊断的备选指标。2.现象上进一步证实了NGAL不仅是诊断指标,更有保护肾脏功能的作用,从而证实了动物实验的结果。3.术后移植肾肾功能是即刻恢复、延迟恢复还是发生AR是IRI损伤与移植肾术后自身修复动态平衡的结果。

    上一篇:福州地区急性呼吸道感染患儿HCoV

    下一篇:益气活血方治疗脾肾气虚型小儿肾病综合征的临